管理

国家扶持企业,钱却全拿去炒房了。这事怪谁?要怎么办?

10年前,国家拿出4万亿资金扶持实业,最终实业没增长几分,房地产却足足吃了10年饱饭。
这一次疫情,众多企业面临巨大压力,中央提供几乎无息的经营贷款,本意是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。结果政策一出来,企业没见起色,楼市应声而起!
所有的钱,转了个弯,全拿去买房了。
眼看这事又一次打了国家的脸,政府严厉地要求银行自查贷款去向。但自查自查,无非罚酒三杯。而钱呢,该去楼市的,一分钱都不会进企业。
 

这事怪谁?是怪炒房客的贪婪,还是企业家的缺德?

这事细究起来,还真不能怪他们。
低息贷款,哪怕无息贷款,迟早也是要还的。不管是谁,贷到了钱,首先想的必须是:这笔钱怎么让他增值?要在还回去之前能够生出一些钱来,至少不能还变少了,到时候还要倒贴钱去偿还。这个考虑,很合理吧?
问题就在这里。
现在做什么事情,能够保证钱投进去,能生出更多的钱来?想来想去,除了买房,其他的风险都太大。
如果谁真的把这笔钱拿去做生意,拿去扩大生产,拿去进货,到时候恐怕死得更惨。囤货卖不出去,生产扩大卖不出去,到时候钱要还,还得欠更多债。
 

其实大部分企业,缺的不是钱。

缺的是客户,是市场。
大家怕的不是手里没钱,而是货卖不出去,生产的东西都变成仓库里的库存。
 
这次原油价格跌破负数,就是最生动的体现。原油供过于求,又碰上疫情期间需求骤减,大量的石油开采出来卖不出去,只能都存在油罐里。存货越来越多,油罐满了,连油轮都满了。所以这次期货到了交割期,之前谁买的油,要求立刻把油运回去。这下很多买家傻眼了,往哪运啊?运回来也卖不出去啊,运费、存储费用,比原油本身更贵了。而石油又不能倒,倒哪里,哪里就寸草不生,环境污染太大,罚款要罚死去。
于是之前买了期货的人,纷纷喊出:谁能帮忙把这石油运走,我不但不收你的油钱,还倒贴给你钱!
于是出现了荒诞的,石油负40美元一桶的景象。
 

中国的实业,面临的也是一样的问题。

大量的产品生产出来,卖不出去,最后还要花钱请人过来当垃圾处理。
这时候,你给他钱,让他干吗?他能再扩大生产吗?他请更多工人吗?他不能,拿着这钱,除了去买房,真不知道还能干吗了。
 
盈利前景非常好的企业,大把人挤破脑袋想往里面给钱,这时候人家要的不是钱,而是你能给人家带来什么更多资源。
比如阿里巴巴,那么多投资机构想进去,人家根本不愿意收。要想投资,还要带来核心技术,带来框架支持,我才会让你进入的。
真正赚钱的赛道,偏偏是绝大部分企业进不去的。华为赚钱,大疆赚钱,小米赚钱,但他们做的事情,其他几家企业能做?谁又敢投钱去研发?
缺钱的企业,就是因为找不到盈利的方向。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。
 

那出路在哪里?

出路在于响应市场的真实需求。
以前,中国的企业主要响应的是欧美市场,生产出来的东西,都是卖出国赚钱的。现在欧美是什么样子,大家都看到了,这一条路基本没啥指望了。所以我们要考虑的,就是自己脚下这巨大的市场。
而国内市场,其需求是完全不一样的,这就需要企业面向我们中国自己的需求。
 

中国的需求是什么?到哪里寻找需求?

一种需求的来源,是发现新的需求,或者制造新的需求,也就是最多人理解的「创新」,搞出更高精尖、更好的东西,价格更贵,利润也更高。
这需要研发,需要创新,需要大量投入。
但很多企业走上这条路,高喊消费升级。但喊来喊去,发现升级没那么简单。最终弄出来的是一堆噱头,搞出一堆消费者用不上的功能,价格也抬到了消费者受不了的地步。
因为不是消费者要升级,而是企业想要更高的利润,是企业想升级而已。
所有不以市场为导向的创新,都是自欺欺人。
 
而第二种需求的扩大,是把固有的、明显的需求,以更便宜、更方便、更优质的方式来满足。
原本卖2999元的耳机,如果外观下降一点,没那么好看,但成本降低,卖到299元,这难道不容易横扫市场,获取盈利吗?
而把299元的耳机,稍微降低一点点音质,对绝大部分人来说,听不出什么区别,但是价格变成99元,这不是更好?
99元的耳机,再降低一点质感,降低一点质量,只卖9.9,这难道不是市场神器?
或者同样是卖99元,我的更漂亮,功能更多,参数更好,自然更有市场。
君不见,别人都卖一万左右的空气净化器,小米卖2000。是差一点,但也不是特别差,足够用了,一下子搞定市场。
别人卖10万以上的98寸电视,小米只卖2万元。很差吗?拿放大镜看,确实差一些,但对绝大部分客户来说,日常使用是没啥区别的,而这价格,还有啥好挑剔的?
别人卖2千多的电冰箱,云米的价格差不多,但同样这个价,云米的空间更大,别人直冷我风冷,别人定频我直频,别人3级能耗我1级,各方面都碾压,还怕不好卖?
以前大家瞧不起拼多多,但是9.9一大包的卷纸,9.9一大箱的水果,9.9一大盒的饰品,最后所有的鄙视都变成了「真香」。
 

其实,这种「降级」,是更高精尖的。

中国工业的最高水平体现,不是高铁和火箭,而是一次性打火机!
一次性打火机谁都能做,但只有中国,能够做到质量出色,价格却只卖1块钱还有的赚!
这是整条产业链分工协作、生产工艺、渠道流通等方方面面都做到极致的体现。
 
德鲁克说过:一切的创新,本质上都是把成本降低了30%以上。
降低成本,不仅仅是生产成本的降低,还有流通成本的降低,销售成本,融资成本,时间成本,消费者的选择成本、信任成本,等等。可创新的地方太多了。
 

这才是创新的真正意义,也是绝大多数中小企业的真正出路。

所有这些,都要依靠良好的管理能力。中小企业偏偏在管理方面,偏科得非常严重。而这也恰恰是接下来最大的机会。
 
总而言之,企业的发展,靠不了政府资助,靠不了政策扶持,只能靠提升管理水平,响应市场需求,才是企业的真正出路。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