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

如何识别无用的大道理

是不是很讨厌那些绝对正确却又毫无用处的大道理?

是不是自己常常给的建议和意见,被人说成是无用的大道理?

 

那如何鉴别无用的大道理呢?

简单的四条:

第一,能否定性?

这个道理里面的概念能否被明确地、没有歧义地定义?可以通过什么方法判断是否符合?

比如“努力就能成功”,如何定义努力?通过什么标准判断是否努力?

一个概念没有清晰的定义,可以任由人随意的解释,那就是无用的大道理。

比如四书五经的内容,常常被人随意曲解,这种道理就会变成无用的大道理。什么这个“德”指的不是道德,而是包含天地宇宙万物的规律,这个“道”指的不是道理,而是古今中外无所不含的本质,这个“奇”指的不是奇特,而是什么什么……随口就能胡诌,一个字能解释出三百种意思,你说什么他都能扯进去。

 

一个概念没有明确的标准,任由人随意的判断,那就是无用的大道理。

比如心诚则灵,到底怎样才算诚?比如你只要认真工作,公司就不会亏待你,到底怎样才算认真工作?这个判断怎么做?如果是仅凭个人判断,那就变成“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,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”,这种话就毫无意义。

这也是为啥学院学者讲东西,首先就是做名词解释。可惜大家都不喜欢这种严谨、踏实的风格,而更喜欢可以随意胡扯、随意解释的东西,因为简单粗暴,还可以自欺欺人。

 

所以想要避免自己的见解都变成无意义的大道理,首先就要打破这种心理状态,先明确定义,澄清概念。

 

 

第二,能否定量?

这个道理中的定义是否有衡量标准?可以通过什么方法测量?

比如“跑得够快就不会被子弹打中”,要跑多快?

 

一个东西要想能实施,必须有标准,可以被测量。

无法测量的道理,一定是一团浆糊。什么过犹不及,什么适可而止,都毫无意义,因为没有标准,无法衡量。

为了得到这个标准,需要反复的尝试,测试,总结,最后才能给出明确的要求。这种经验和方法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。

同样的,大部分人很讨厌明确的测量和总结,都喜欢拍拍脑袋,给一个模糊的、猜测的、不确定的东西,因为简单轻松。

 

所以想要避免自己的见解都变成无意义的大道理,就要反复的测试、总结,给出明确的标准。

 

 

第三,是否充分?

这个道理列出的条件是否充分?

比如“只要选对了门店,就能开好店”,可是其他方面没做好,一样开倒闭,这个条件是不充分的。

以偏概全是很多人喜欢做的事情,但是这种道理往往带来失败。一个充分的条件列表,才能保证得出想要的结果。

要想把一个球击打到某个点,只要控制好力量就可以了吗?不行,力量够了,如果方向错了肯定不行的。那有了力度和方向,就够了吗?不对,如果着力点错了,一样会跑歪。所以力的要素,就是力度、方向和着力点,掌控好这三个因素,就充分了。

现实当中要想总结出充分的条件非常复杂,大家都讨厌,于是挑一两个出来夸大了说,结论也足够简单,皆大欢喜。可是如果你按照这简单的几点来做,基本上是会失败的,因为忽略了很多必要的因素。这种大道理不但无用,反而有害。

所以想要避免自己的见解都变成无意义的大道理,就要不停的总结,归纳,给出足够充分的条件。

 

 

第四,是否必要?

这个道理列出的条件是否必要?

比如“只要人好就能发财”,可是很多人品不好的人一样发财,也许在其他方面很失败,比如发财之后被人砍死了,但是就单论发财这个事情,他确实是发财了。在这个情况下,“人好”这个条件就是不必要的,有点多余。

为了给出“足够充分”的条件,那我就把乱七八糟所有想得到的因素统统包含进来,行了吗?充分是充分了,可以依然毫无意义。

太过于充分,以至于在现实当中根本不可能实施,也是没有意义的。

比如嫁给什么样的人是幸福的?嗯,有钱,有权,人帅,性格好,身体好,情商高,智商高,家庭背景好,只爱自己……我能列出一百零八条出来。没错,是足够充分了,但这辈子也别想嫁出去了。

所以列出充分的条件之后,还要一一检视每一个条件是否“必要”。

 

每一个经典的理论,都是典型的“充分必要”的模型,比如营销4P,很充分,又足够简单,没有多余的、重复的、冗余的条件。后来有人画蛇添足,弄出什么营销6P,后来又有10P,后来16P,我见过最多的是20P,这就是活生生把经典理论弄成大道理了。狗尾续貂谁不会,翻翻字典,P字开头的单词几百个,我每个都能给你扯出点关系,所以我弄个营销100P根本不在话下。

经典的物理模型、化学模型、数学模型,都是非常简洁、充分而又必要的,这些就是真正有用的东西,管理模型也一样,像PDCA、麦肯锡7S、波特五力、精益5S等等。

 

胡乱拼凑一堆有的没的,都是毫无意义的大道理。

比如我见过某个作者,号称研究几十年创业者,得出创业成功的3条关键:足够努力,有专业知识,坚持不懈。

这种“模型”既不充分,也不必要。说他不充分,意思是符合这三条的创业者海了去了,可是很多又努力、又专业、又坚持的,最后都坚持到破产了,所以这三条不充分,满足这三条根本不能保证成功。说他不必要,意思是有些不符合这三条的,照样成功了,有的老板并不专业,文盲,没读过书,没文化没知识,就是一个捡破烂的,但是一样做成大老板;有的老板并不勤奋,当然也不懒惰,只是正常的进货,卖货,该睡觉也睡觉,该打牌也打牌,然而也成功了。所以这种文章就是纯粹的大道理,讲的东西既不充分,也不必要。

当然,要想得到充分且必要的条件,是一个极其困难和巨大的挑战。绝大部分科学家终其一生也只能探索到一两条这样的模型或者公式,一个管理学者一辈子能输出一个充分又必要的模型,就是大师了。

我们不太可能做到如此极致,但是不断朝这个方向改进还是可以的。不能输出经典模型,至少能输出有一定学习借鉴价值的东西,这就够了。

 

最后,我这一篇算不算大道理呢?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